心创365推荐:值得你一看的心理电影《罗生门》 - 欢迎关注心创365

心创365推荐:值得你一看的心理电影《罗生门》

心理电影是伴随着人们对心理的逐渐认识而逐渐发展起来的。心理疾病的特征和性质极大地刺激了拍片人的想象力,为日益枯竭的题材来源打开了大门,为垂死挣扎中的情节剧注入了新鲜血液;电影也需精神疾病作为其情节工具和底色,以推动观众对人类自身行为的再认识,于是,在故事片、喜剧片、动作片、犯罪片、暴力片等等一长串的清单上就加进了心理片这个新的电影类型。

今天给大伙儿推荐的心理电影是《罗生门》

先让我们来看下《罗生门》的剧情简介。

本片故事发生在战乱、天灾、疾病连绵不断的平安朝代。樵夫、和尚在一个叫罗生门的地方躲雨时遇到了乞丐,说起了一件令人困惑的案子:

三天前,樵夫上山砍柴时发现一具武士的尸体,和尚曾在之前遇到过武士与他妻子,两人作为证人到官府旁听审判。被捕获的江洋大盗承认是因自己见色起意,在被玷污的武士妻子要求下杀了被害人;躲在寺庙中的武士妻子则说是自己因为丈夫的冷漠而在极度恐惧中晕倒误杀了被害人;而借助法师上身的武士鬼魂又说自己是因为妻子居然残酷地要求大盗杀其灭口而悲愤自杀的。而报案的樵夫实际上目睹了整个事件过程,在乞丐的催促下因为害怕被牵连而向官府撒谎的他说出了实情:原来大盗、武士、武士妻子都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在陈述时刻意隐瞒事实美化自己,而乞丐此时反而认为四个故事都不可信。罗生门下,人性的种种丑恶暴露无遗。

看完这部电影,从心理学角度,能带给我们什么启发呢:

村夫:(大笑)这么说这就是那个真实的故事。

樵夫:(急)我没有胡说,我是亲眼看到的。

村夫:(笑)我不信。

樵夫:是真的,我没有说谎。

村夫:没有人在说他自己打算要说谎后还说谎的。

僧人:(背倚在柱子上)那太可怕了,如果人们不相互信任,这个世界跟地狱又有什么分别呢。

村夫:(身子前倾,指僧人),没错,这个世界就是地狱。

僧人:不,我相信别人,(起立,转身,面朝柱子,一脸痛楚),我不想让这个地方变为地狱

村夫:(笑推僧人)大韩大叫是没有用的,想一想吧,在这三个人中,哪一个讲的事情是可信的。

樵夫:(背对他人)不知道。

村夫:(走向樵夫)你终于不能理解人们所做的事情了吧(笑)。

(众人无语,村夫笑扔燃柴,闻婴儿哭,众人寻之,村夫早至,剥婴儿衣,余二人止之。)

樵夫:(怒)你干什么啊?

(僧人急取婴儿于怀中。)

村夫:关你什么事?

樵夫:这太差劲了!

村夫:差劲?别人也会把和服拿走的,我为何就不能拿走它?

樵夫:这是罪恶的。

村夫:罪恶?那这孩子的父母又如何呢?他们玩乐之后就把孩子扔掉,他们才是罪恶的。

樵夫:不,你错了。看看这和服上面的护身符,那是流下来保护孩子的。想想看他们是经历了什么事才会抛弃掉这个孩子的。

村夫:我没有功夫考虑每个人的感受。

樵夫:你这自私的……

村夫:那有什么不对呢?在这个世界上小人活得更好。如果你不自私的话,就没有办法活下去。

(村夫走。)

樵夫:该死的,每个人都是又自私又不诚实,爱编借口,那个强盗,那个女人,那个男人,还有你!

(樵夫追村夫,上,二人雨中争婴儿衣。)

村夫:你难道不是吗?真好笑啊,你可能愚弄了衙门,而我没有。

樵夫退,脸显愧色,村夫进,显得色。

村夫:那么你把匕首怎么样了?那把很值钱得镶嵌着珍珠的Tajomaru所提到的匕首?把它怎么样了,它在草丛中里消失不见了吗?(力推樵夫)如果不是你,那是谁把它偷走的?

(樵夫愧),看起来让我说中了,(村夫笑),真是贼喊捉贼,那就是自私,(右手重击樵夫),(村夫笑,走,转身)你还有什么别的要说的吗?如果没有,那我走了。

(村夫雨中笑走,余二人目滞,无言,雨止,唯闻檐滴雨声,婴儿哭,僧缓步而慰之,樵夫上,欲取婴儿,僧惊怒。)

僧:你干什么啊,要把小孩剩下的也带走吗?

樵夫缓,愧泣,摇头。

樵夫:我自己有六个孩子,再多一个也没什么分别。

僧:我为自己说过的话感到羞耻。

樵夫:在今天这种日子怀疑别人也是不可避免的,我才是那个应该感到羞耻的人,我不理解自己的灵魂。

僧:不,我很感激你,多亏了你,我想我可以继续保持对人类的信心了。

樵夫:别那么说。

(樵夫观婴,僧予之,二人目视,樵夫缓退,二人躬身致意,樵走僧送,复躬别,樵夫下,僧目送,樵夫脸现喜色,快走。)(完)

《罗生门》片尾这段场景通过简单的对话和肢体语言深刻地勾勒了人的本性,用有声的语言和有形的动作表述了主人公无声无形的心理,并映射了整个社会人性中善与恶,高尚与卑劣,真实与虚伪的纠缠。

村夫自以为理所当然地拿走了包着婴儿的衣服,动机并不是他真的多需要这件衣服,而是所谓的“别人也会把和服拿走的,我为何就不能拿走它?”。他不认为这是罪恶,因为在他心中全社会都是这样。这是典型的从众心理,即每个人作为一个个体很容易去随着整体去做一类事情,个体思维服从了整体思维。

樵夫的心理在社会人性分析中很有代表性,一方面,他曾顺手牵羊,在自以为无人知道的时候将案件证物之一的匕首据为己有,另一方面他又对村夫拿走婴儿衣服的行为表示愤慨并最终收养婴儿。他私吞匕首的行为同样能归因于个体心理从属于社会整体思维方式。而在自己同样做过不光彩事情的时候能够理直气壮的指责别人的不道德行为,这个时候他自以为自己是高尚的,并且以后很可能用这个事情来证明自己的高尚从而忘记自己曾经的不道德。在心理学上讲他是不能认清自我,认识自己。凸显自己的高尚而忘却自己的卑劣也是心理学上人总是容易记住让自己形象变得伟岸的事情所致。

僧人得知樵夫曾经顺手牵羊私藏匕首后,对樵夫表现出了不信任,但在樵夫表示要收养婴儿的时候,僧人转变了对樵夫的看法,并“继续对人类保持信心”。客观来说,樵夫私藏匕首与收养婴儿是不相干的两件事情,僧人没有理由因为樵夫眼前的表现而谅解樵夫曾经的过错。也就是说,樵夫曾经的过错是客观存在的,无论他之后做了什么也不能抹去他本性中自私的成分。僧人对他的谅解可以说一种补偿心理,樵夫的一件善事造就僧人从对樵夫的鄙弃到肯定。僧人心理上也许会告诉自己“我并没有原谅樵夫的过去,我看重的是他现在的所为”,但客观上,僧人心理上已经接受了樵夫。僧人对人类前途的看法也受了补偿心理在影响,他从起初听到三个人叙述了案件三个虚假的版本后,表示“那太可怕了,如果人们不相互信任,这个世界跟地狱又有什么分别呢”,已经对人类表现了极大的失望,但经过后来樵夫收养婴儿他又“继续对人类保持信心”,象对待樵夫的态度一样,樵夫的一件善事补偿了僧人对人类的失望。

人性是复杂的,作为社会个体的人总是在经意不经意中展示人性真实的一面。很多人总爱把自己打扮成道德上毫无缺陷的完人,他们在道貌岸然的外表下做蝇营狗苟的事情,这不但能够欺骗别人,很多时候也能够欺骗他们自己。在无数次为自己冠以高尚的字眼后,他们就真的以为自己成了道德上的标本。然而利益当头,特别是自以为能够不为人知地将公益据于私囊,他们心安理得地以高尚的姿态做龌龊的事情。事后,他们受到的不是自己良心的谴责,而是再次为自己寻一些可以接受的理由,或者作些微薄的善事来来弥补自己的罪恶。

在很多时候人本性是虚伪的,然而在无数次虚伪的真实中,纯真也多少能够体现出来。体现多了,他便被别人供奉起来,于是我们便有了至圣先师,有了那么多学习的榜样,体现少了,我们便有了唾弃的对象,千夫所指有了方向。人性,善与恶,高尚与低下,纯真与虚伪,纠葛中谁又能说得清。近日来,山西黑窑案震惊海内外,黑窑主们用他们的行动挑战着人们和社会的文明底线,从这点看。他们心理的毒辣百死不足以抵其罪,然而还是这群人,很难说他们人性中没有善良的成分。譬如,黑窑包工头衡庭汉殴打童工无所不用其极,然而据媒体报道对待自己的孩子他也能冒着被捕的风险要求别人送还给他。别人眼中的魔鬼,自己孩子头顶的天使,在思及自己孩子的时候,他是一个心理正常的人,在对待童工的时候,他心理也是一个正常的人。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

标签: none